Banner
联通产品中心总经理张云勇:5G应用发展喜忧参半
- 2020-05-16 17:59-

首页|竞技宝|竞技宝APP官方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新基建成为中国新一轮数字经济发展的焦点,而作为新基建的核心,5G产业蕴含着巨大的发展机遇。 南都记者近日获悉深圳5G SA试验网正式交付使用,这也是我国

 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“新基建”成为中国新一轮数字经济发展的焦点,而作为新基建的核心,5G产业蕴含着巨大的发展机遇。

  南都记者近日获悉深圳5G SA试验网正式交付使用,这也是我国首个规模采用SA独立组网的5G行业应用试验网络。今年3月,三大运营商在年报中都提及了今年要大力发展SA网络。据了解,5G发展初期先部署NSA(非独立组网)再逐步过渡到SA独立组网是全球大部分国家的运营商部署5G所采取的策略。不过,业内普遍认为SA才是“线G”。

  南都记者视频连线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联通产品中心总经理张云勇,就5G在新基建中发挥的作用、5G商用进展以及应用生态等话题进行了专访。

 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“新基建”成为中国新一轮数字经济发展的焦点,而作为新基建的核心,5G产业蕴含着巨大的发展机遇。

  南都记者近日获悉深圳5G SA试验网正式交付使用,这也是我国首个规模采用SA独立组网的5G行业应用试验网络。今年3月,三大运营商在年报中都提及了今年要大力发展SA网络。据了解,5G发展初期先部署NSA(非独立组网)再逐步过渡到SA独立组网是全球大部分国家的运营商部署5G所采取的策略。不过,业内普遍认为SA才是“线G”。

  南都记者视频连线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联通产品中心总经理张云勇,就5G在新基建中发挥的作用、5G商用进展以及应用生态等话题进行了专访。

  张云勇:今年提案方向还是围绕5G。首先关于5G建设,5G新基建的一些跨越式发展、相关的政策配套、电费优惠、税收优惠、站址进一步开放。还有多种方式来筹集资金来建设5G,包括三大运营商来建设,也包括政府引导,市场主导、PPP模式来共建。

  还有相关的人才(计划),我国目前的5G人才,涉及到信息专业、通信专业和工业互联网的复合型人才还不够齐全,同时大量实施基站安装的技术人员还不够。

  第二个方面是5G发展起来之后,我国的网络会面临2G、3G、4G、5G的共存问题,我们称之为”四世同堂”,这种现象不太建议持续太久。

  2G耗电非常高,落后的产能要淘汰。2G还占用了一些宝贵的频率资源,这些宝贵的频率资源如果2G退网、腾空之后,可以给其他的网络综合使用。目前工信部刚刚开始规划,不允许新的2G物料的模组工单来进网,但是仍然会有一些2G的手机在市面上进行销售和流通。这样给运营商的2G退网带来了很多现实的困难。

  第三方面是5G怎么跟实体经济进行融合,促进数字经济和中国制造2025的快速融合。疫情期间,智慧河长制、远程监控、远程教育、远程医疗等方方面面虽然发挥了很大的作用,但是就目前而言,部分行业还存在“叫好不叫座”这个现象,尤其是跨行业之间没有穿透,还有一些壁垒。再加上各行各业“中国制造2025”的水平参差不齐,所以给5G和其他行业的融合带来很多现实困难,所以我们也呼吁政策引导有序推动。

  张云勇:我们在疫情中做了很多工作。比如36小时以内为火神山开通了5G基站,然在5G基站上加了工业互联网的模组,使得万人在网上观看火神山、雷城山医院的建设进度的直播,中国基建的速度给大家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  除此之外,我们还危中有机做了大量的创新应用。比如疫情大数据,很多人都试过在手机上一扫码,就可以知道你过去14天去过哪些省份,这主要得益于运营商的数据开放和共享。另外中国联通独家承接了国务院的一些系统的大数据分析。还有5G疫情检测、远程教育、远程医疗和无人机配送等等。

  总体来说,疫情期间让广大用户和各行各业体验了5G的一些差异化优势,大家也逐步养成了5G的使用习惯,这对以后5G大规模商用有非常好的影响。

  南都:您去年的提案也是关于5G,过去一年您议案中提到的情况发生了哪些变化?

  南都:您去年的提案也是关于5G,过去一年您议案中提到的情况发生了哪些变化?

  张云勇:我去年提了一个“呼吁5G共建共享”提案。坦率的讲,我当时提的时候也是没有想到会被采纳,或者成为重点提案,更没有想到国资委、工信部邀请我去现场交流座谈了好多次。当然更没有想到最后这件事居然促成了。

  大家已经看到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5G网络方面共建共享了,这在过去完全不可能的,因为三家运营商,虽然都是央企,但都是独立的经营主体,也是独立的市场竞争主体。而现在联通的网络建完之后可以给电信用,电信的网络可以给联通用,这就形成了快速建网,也快速达到我们的预期。所以共享共建的提案是被工信部列为重点提案增强了我今年(继续)围绕新基建提有关5G建设的个信心和动力。

  南都:您去年的提案也提到说推动5G应用生态发展,想问一下5G商用大半年以来,您觉得5G应用生态发展的怎样?

  南都:您去年的提案也提到说推动5G应用生态发展,想问一下5G商用大半年以来,您觉得5G应用生态发展的怎样?

  张云勇:生态发展应该说是基本符合预期。比如说5G发展的速度超过我们的预期,到今年年底可能会达到几个亿的5G用户,到目前为止也已经不少了。5G终端发展比我想象的要好,尤其是现在的终端种类大概有好几十款了,而且价格上性价比已经比较高了,甚至已经有1999元的5G手机,这也代表着和现在4G手机旗鼓相当了。

  但也有不太尽如人意的地方。现在5G在to B层面,在“中国制造2025”上发展的没有想象那么快。其次好像5G模组,5G手机价格下降速度不错,是因为它规模很大。但是5G工业物联网里面用的一些终端,我们称之为模组设备,价格下降的速度还是比较缓慢。比如说现在有些模组价格还很高,这样很难商用。而2G、3G或者4G模组,很多都是几十块钱,所以5G模组价格降不下来会从根本上制约5G生态的规模发展。

  对于5G应用生态发展总结一句话就是喜忧参半,但是我们坚信越来越好,尤其是随着5G和各行各业的结合,终端工业模组规模量产之后,它的边际成本会大幅下滑。

  张云勇:2019年建的网络基本都是NSA网络,从2020年开始都是SA网络了。工信部也要求我们的手机网络要支持SA。

  现在今年运营商的SA基站招标都已经结束了,设备到货安装、调测、优化、运行,我们正在紧锣密鼓的去安装,会非常快,大概二季度末三季度初就可以正式对外运营了。

  张云勇:5G主要有三个特性,大带宽、低时延和广连接。区别最主要的还是在低时延。因为5G号称是1毫秒的时延,但实际上NSA做不到的。因为NSA无线G基站,但是核心网是用的4G,你可以理解成一个汽车发动机是5G,底盘是4G,我们形象比喻的是“小牛拉大车”。但是SA发动机和底盘都是5G,所以说可以实现线毫秒的时延。

  也正是SA带来的线毫秒的时延,可以正式开展类似自动驾驶等业务。比如时速120公里的速度,怎么样自动加持防碰撞,这就需要非常低的时延。这是SA网络最直观的区别。

  南都:据您了解运营商在新基建的技术投入和应用方面有哪些布局?规划是什么?

  南都:据您了解运营商在新基建的技术投入和应用方面有哪些布局?规划是什么?

  张云勇:新基建,实际上也称之为数字基建。发改委也做了一个重点解读,这里面跟运营商强相关的是5G、工业物联网、区块链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数据中心。也有间接相关的,比如智能制造、高压电、智能铁路等等,我们都在加紧实施。

  重中之重是5G,我们要实现网络的高质量发展,以及网络强国的战略,就要靠IT基础设施云计算。比如联通有一个云公司,同时有8个全国性的基地,在上面已经实现了政府上云、企业上云和家庭上云。

  下一步新基建要持续发展,离不开“软基建”。“软基建”就是类似一些政策、人才,中国联通已经启动了“418人才体系”。“418人才体系”简单通俗来讲就是为新基建专门差异化定制,倾斜薪酬激励,考核倾斜的人才计划,为“云、大、物、智”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物联网、智慧、城市和安全这一系列的专业引进更多的人才。今年由于疫情,毕业生就业不是特别理想,我们央企也尽社会责任,扩大相关专业的引进力度。

联系我们

邮       箱:

wfyunyiyuanlin@163.com

电       话:

0536-3640963

地       址:

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寺头镇宫家庄村

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2015-2020 首页|竞技宝|竞技宝APP官方 版权所有 首页|竞技宝保留一切权力!

网站地图|XML地图